镜像 MIRROR

勋鹿饭制作品集聚地

Always stand by HUNHAN

weibo : http://weibo.com/mirror1220

不要说话 三十五章 by抽来疯

三十五.


           感同身受是这世界上最易启齿却又最难做到的事情,无关真心与否,那是人与人之间存在着的必然界限,可以被软化但却不能消除。


           等到最后那层窗户纸被捅破后,刚开始的几天吴世勋时常会觉得有些难为情。哪怕也不再是刚进入公司练习那懵懂的十三四岁少年,也知道每一对互相爱慕的情侣总会不由自主的...

【Valentine's Day】经年 by 依寂

经年


#01


天气预报说,本周城市会下雪。


吴世勋不信。


且不说这座城市有多少年没有下过雪,单论这十二月还零上五六度的气温,也绝不是下雪的好时机。


“天气预报也有不准的时候吧,况且我今天也不在室外活动,”吴世勋一身秋装站在玄关换鞋,对上母亲不甚苟同的眼神,“真的,妈我不冷。”


“我是怕冷不死你,”母亲抱着被吴世勋婉拒的羽绒服有些气鼓鼓地呛道,“真的不穿上吗?下午要降温的。”


“不了,穿了以后我手脚都施展不开,捆得难受,”吴世勋系好鞋带,直起身,“我晚上回...

不要说话第三十二章 by抽来疯

三十二.


           每个人总是无法避免将自己陷入一个又一个的死循环,而最终让人在意的结局并不是该如何逃离而是谁会来给予你指引。


           鹿晗走进房间后并没有跟吴世勋打招呼,只是装作若无其事的盯着吴世勋的手机屏幕看了好一会儿,直到又一次对上吴世勋明显不友善的眼神时,才耸了耸肩。将背包扔在...

忽然之间 by 我是你阿狸的小裤头

忽然之间

 

鹿晗感觉这一觉睡得很不舒服。


昨天凌晨惊醒时的那种失落感始终贯彻着后半夜朦朦胧胧的睡眠,大概是从早上六点开始,屋子的走廊外面就传来了一阵阵手推车划过地板的声音,房间里过分的暖气和被子上消毒剂的味道都暗示着他现在绝非处在一个自己熟悉的环境里面。


床铺的尺寸太窄,天花板的位置又太高。鹿晗猛地从床上惊坐起来,米白色的房间里面除他之外还坐着一个头发白了一半的中年男人,整个侧颜包裹在金黄色的晨曦当中,宛若一个世界末日里最最孤单的贵族。


鹿晗眨着一双疲惫的眼睛静静望了两秒,开口前的那一瞬间,好久好久没有使用过的韩语就已经跑到...

我的猫 by 安娜格蕾

我的猫


by 安娜格蕾


for 永远的镜像


【勋鹿。短篇。HE】


  【春】

  

  吴世勋不喜欢春天。

  暖洋洋的春风吹得他骨头发酥,只想找个角落躲起来睡他个昏天黑地。然而不行。

  偌大的大学课堂里鸦雀无声,吴世勋站在讲台前,背挺得很直,皱着眉头面无表情扫视教室。没有人玩手机,没人交头接耳,学生们规规矩矩坐着,闪着求知欲和崇拜的目光统统集中在他身上。

  吴教授非常帅,但非常帅的吴教授非常非常凶。上课从不点名,扫一眼就知道几班谁没来学号多少,期末挂人对普通老师来说是最后绝招,吴教授却根本不屑于使用,能动手绝不动口的处罚原则让在座的每一个学生都认......

《不要说话》第三十一章 by抽来疯

          人类之所以拥有七情六欲,并能从中得到满足,大抵是上天的恩赐,然而往往却又在各种混杂的感受里肆无忌惮。每一种感情都像是如此,越是亲密的人,越能知晓如何才能互相折磨。


          后来两人都没有再动筷子,也没再有什么交流,吴世勋全程低着头,以为不去看鹿晗的表情就不用面对此时彼此缄默不言的尴尬。他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去跟鹿晗提起这件事情,更别说解释些什么,毕竟从...

不要说话Chapter30 by 抽来疯

三十.


              没有一个人就该为另一个人承受些什么,很多时候并不是值不值得,而是你愿不愿意。


              宿舍里住的人挺多,虽然鹿晗之前为了配合吴世勋的喜好,特意选择了这间独立出来被放在阁楼层的小房间,平日里其他成员的动静几乎都被隔...

溺水by抽来疯

          如果不是学校下个月要组织什么教职工拉练活动,鹿晗是绝不可能动去健身房报名学游泳的心思。

          鹿晗今年二十六岁,半年前被本市大学应聘成为了语文老师,每周就固定的四五堂课,偶尔会被派去出席一些讲座,日子倒也过得算清闲。其实语文课这种东西在大学里面的上座率应该算是挺低的,可由于鹿晗长了一张过分精致好看的脸,结果他的课反而成了出勤率百分之百的课,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甚...

不要说话 by 抽来疯

二十四.

           哪怕平凡的日子里也总能见到希望,就像一条布满泥泞的路,只要你不怕被污水脏了鞋,总会找到通往远处的方向。而人的思绪,只要你不怕去面对那赤裸的情愫,一切就会看起来轻松得多。

           吴世勋似乎被自己这恍然大悟给下的定义吓了一跳,回过神来才发现鹿晗已经领着他走到了公司楼下,有些不太自然的侧头看了鹿晗一眼,吴世勋抿了抿唇,突然觉得那开始...

《浅眠 第十七章》 by褐瞳

chapter 17


鹿晗熄了屋内的灯,又拴上木门的栓子。他取了黄纸,屏气凝神画下一张符咒,拿浆糊贴在门上。世勋和钟仁走进了右边的房间。这房间正中央是一块巨大的,墨玉和白玉雕琢而成的太极图。世勋盘腿坐于阳极,钟仁面对他盘腿坐于阴极。


“鹿晗,给我水。”


世勋要的不是普通的水,是用白花蛇舌草的汁液加上三成白花丁香捣碎,加上无根雨水,埋在寒冷处三年有余的“断魂汤”。


鹿晗从侧边的小门走入地窖,起出一个小瓷瓶,一步一步缓缓走上楼梯,小心翼翼用黑布托住,递给世勋。


世勋接过揭开盖子,一股刺鼻的味道瞬间散开。他两指...

1 / 3

© 镜像 MIRROR | Powered by LOFTER